发改委主任回应企业高税负之争 一年降成本上万亿

发改委主任回应企业高税负之争 一年降成本上万亿

发布时间:2017-01-11 11:03:29
       “我大体算了算,去年我们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概1万亿元左右。”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回应近期“中国制造业成本高,企业税费负担重”的讨论时,给出这个数字。
       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成本负担较重背景下,过去的一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任务之一正是降成本。
       在1月10日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徐绍史称,降成本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一个佐证就是,2016年前11个月企业成本有所下降,而利润率有所提高。这明显好于2015年。
       今年企业降成本力度将会更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首场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改革,从而真正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也于近日公开表示,2017年将研究新的减税降费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我们会进一步关注企业的诉求,进一步完善政策,简政放权、减税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的负担。”徐绍史称,企业也要练好内功,加强管理,这样企业成本下降得更快。
       曹德旺与1万亿降成本
       近期,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谈及中国制造业成本高,企业税费负担重,这在全国掀起一场关于企业成本尤其是税费负担的大讨论。
       1月5日财政部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认为目前税制改革有利于企业发展,并表示下一步将加大减税降费力度。
       徐绍史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曹德旺等一些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他与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持有相同的看法,即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
       “我依然相信,我国市场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依然是外资最佳投资国之一。”徐绍史列出了2016年政府给企业降低1万亿元左右成本的详细账单。
       第一部分是减税降费,总额约5500亿元。营业税改增值税(营改增)全面推开减税大概5000亿元,涉企收费包括进出口环节的涉企收费、银行卡刷卡的收费定价机制等,大概减少了560亿元。
       企业用能成本降低了约2000亿元是降成本第二部分。通过电煤价格联动,输配电价的改革,鼓励电力直接交易等为企业减负1000亿元,另外降低非居民用气的天然气价格也减少了企业成本1000亿元。
       降成本第三部分是利息负担。徐绍史表示,去年前11个月给企业降低利息负担787亿元。
       最后,通过航道疏通等举措,企业物流成本降低约350亿元。去年简政放权系列举措也降低了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
       如果再算上去年国务院降低了企业社保缴费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整体上去年为企业降低成本约1万亿元。
       降成本还有大招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财政部部长肖捷在随后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强调,2017年继续落实并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扩大减税效应。研究实施新的减税措施。进一步清理规范基金和收费,再取消、调整和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公开中央和各地收费目录清单。落实好其他已出台减税降费政策。
       随着近期营改增试点政策和征管的完善,不动产进项抵扣规模叠加,营改增减税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曾对第一财经记者估算,2017年全年营改增减税规模可能高达6500亿元。
       尽管官方尚未明确新的减税措施,但在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宣布拟将美国企业所得税率由35%下降到15%后,一些专家也建议根据国际局势变化,适时调整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目前为25%)。
       国家行政学院冯俏彬教授建议,在全面营改增之后,要及时将重点转向增值税税率的简并,将增值税的普通税率从17%下调到13%左右,同时扩大可抵扣项,让政策的春风能惠及最多的市场主体。
       除了税,随着社会保障体制改革加快,社保缴费的费率是否有进一步下调空间,也是社会关切的。已有的研究表明,我国综合社保缴费率高达40%,是企业很大一块儿成本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