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切换: 中国超硬材料网中国磨料磨具网  | 帮助中心

风雨欲来的中美经贸,最坏将会怎样?

加入收藏 字号:  打印】 2016-12-30 来源:第一财经
       随着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内阁逐步浮出水面,这个被业内人士称为是“一群CEO”的组织,在新的一年里无疑将成为全球关注的重点。
       身处美洲腹地并拥有狭长海岸线的智利经济相当依赖国际贸易。正在圣诞休假的智利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菲利普(Felipe Munoz Navia)显得颇为忧虑,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这些内阁成员或顾问显示了清晰的反对自由贸易倾向。而他还发现,分别掌管新成立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和商务部的彼得(Peter Navarro)和威廉(Wilbur Ross)不仅反对所有的贸易协定,而且还对华态度十分强硬。
       “我想中国可能比其他地方都要更强烈地感觉(两国经贸的)前景暗淡。” 他说。
       在中国,多位贸易核心人士都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自己的心情可以用“山雨欲来风满楼”形容,可以预见的最直接的后果是:2017年的贸易摩擦案件数量以及复杂和困难程度都将迎来高峰。
       当不确定的2017年真正来临,中美双边经贸可能遇到的最坏情况到底如何,又该如何应对?这可能是我们真正行动之前,必须思考的问题。
       “CEO内阁”同步引发中美担忧
       从华盛顿到北京,对当选总统特朗普“内阁”的担忧和质疑声彼此应和。除了组阁,随着新一轮人事调整的展开,相当多的美国驻外高层也将迎来新面孔。
       数位不愿透露姓名、活跃于中美双边经贸领域的中方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圈内对特朗普目前的内阁不太熟悉,大部分是“边缘的人”,没几个人和他们打过交道。而且,世界各国对他们的了解“起点都差不多”。
       “也许,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担任要职的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项目部主任尼克·霍普(Nicholas Hope AM)显得颇为沮丧。
       那些忧惧的美国政商界人士说,“不舒服”的感觉在亲俄的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erson)可能成为国务卿的消息传来时达到了顶点。蒂勒森曾公开批评国际社会就侵占克里米亚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活跃于华盛顿政治圈的乔治梅森大学政府学院教授马克·罗泽尔(Mark Rozell)对第一财经记者不无担忧地描述,特朗普内阁成员由前任军官和超级商业富豪组成,这大大出乎公众的意料。特朗普此前能够赢得选举,主要是因为工人群体支持他,但是他的内阁里没有一个工人群体的代表,反而成了为华尔街代言的内阁。
       “这个内阁让人担忧的地方不仅仅在于,经营一家大型公司的能力和领导机构的技巧完全不同。” 罗泽尔说,“还在于一些内阁成员本身就与他们将要领导的机构存在不同的理念,目标向左,而另一些成员甚至曾主张要废除一些联邦部门。”
       尼克·霍普(Nicholas Hope AM)据此认为,从核武器到气候变化,从对穆斯林政策到贸易体系,目前要预测特朗普政府可能的政策,都还为时过早。“他在任何问题上都缺少连贯性,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等待。”他说。
       综合各方消息之后,一位曾在共和党任职的人士半开玩笑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也许中国政府得学会如何用做生意的方式来办外交,“除了无底线,一切都可以商量和交换,最重要的是,要培养交情”。
       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已在眼前
       从“汇率操纵国”到“惩罚性关税”,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的隔空喊话,总能引起哗然一片。当他任期即将来临,各方的评估也在悄然进行。
       首当其冲的,就是贸易摩擦的频率升级。
       每天直面各类贸易摩擦纠纷,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就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公开资料显示,仅2016年12月以来,他已经就欧盟拟继续对中国光伏产品采取双反措施、新西兰对华镀锌板反补贴案、阿根廷对华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制板等5起反倾销案、美国对华胶合板反倾销和反补贴案、欧盟对华耐腐蚀钢反倾销案发表了五次谈话。
       在最近的一次谈话中,王贺军表示,中方对欧盟委员会拟继续延长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措施表示失望。欧盟应尽快彻底地终止光伏反倾销反补贴措施,使光伏市场恢复到正常状态,真正实现双方的互利共赢。
       王贺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特朗普提出的种种言论以及世界各国缺乏新的经济增长动力都让人担心,明年形势将更加严峻。在他看来,明年针对中国的钢铁过剩产能的讨论还将是热点;而随着中国向高端产业升级,一些高端产品出口也可能面临贸易摩擦问题。
       这种担忧,早已传导到一线企业。创维集团旗下的创维空调总裁肖友元一直密切关注国际市场。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明年政治大环境的影响可能不会马上体现,但会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显现。轮胎、铜管、冰箱、洗衣机这些美国也会制造的产品,中国企业可能会遭遇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
       现在,肖友元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规划:减少远期合约规模,控制风险;增加变动调价条款;合约内的业务考虑远期期货;做好海外基地布局。
       他说自己对2017年和对2011年的感受非常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2011年是人民币单向升值,而2017年可能是贬值。这两个年份,原材料价格都上涨了近10%。前期有很多中国供应商在原材料价格上涨之前就定了价格,现在面临一个两难选择:是否涨价。“不涨价的话可能无法抵消汇率和原材料价格的变动。”他说。
       当目光投向日内瓦,多位观察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各方都在等待新任美国驻世界贸易组织(WTO)大使,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曾被特朗普在竞选中视为“灾难”的WTO已经给特朗普送去了橄榄枝:巴西籍总干事阿泽维多在社交网站上第一时间发文恭喜特朗普取得胜利,并称已经准备好和下届政府合作。但上述人士仍担心,最坏的可能性是,美国采取行动实质性退出WTO。
       “如果(美国)什么都不干,其实也和退出差不多了。” 其中一位观察人士说。
       不过,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这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利剑,带来的结果并不一定能实现发起者的初衷。
       中美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前11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为3.08万亿元,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4.1%。2015年,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中国超过加拿大成为了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而美国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王贺军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一般的规律是,若一国使用贸易措施限制一类产品的进口,会导致该产品的成本上升进而降低它下游的竞争力,造成相互伤害的后果。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也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制造业密集的广东顺德,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厨房小家电出口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特朗普上台后,最先受到冲击的其实是墨西哥。
       他的美国客户主要在顺德地区的家电代工厂下订单。但在过去几年,已经有不少美国客户把产品挪回墨西哥生产。他认为,以后这些产品会不会回流美国,就要看美国本土的竞争力了。而在墨西哥生产的,多数是美国大品牌具有垄断优势的产品或者墨西哥相对中国企业更有技术优势的产品,以及体积比较大、运输成本较高的产品。
       在肖友元看来,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变化带来的最坏也可能是最好的结果是:促进中国企业被动加速海外布局,收敛恶性竞争,让市场回归理性,实现产能在各行业内的优胜劣汰,升级整体的制造业从而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水平。
       虽然菲利普所在的智利与美国贸易高度互补,主要向美国出口自然资源,和美国企业没有工业产品或是敏感行业的竞争关系,但他却依然关注并且担心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哪怕只是发生贸易摩擦。
       “这会造成全球贸易下滑,对智利和全世界都不是什么好事。”他这样说。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磨料磨具”,微信群“磨世界/磨天下”。

【责任编辑:jiujiu】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欢迎关注“磨料磨具”公众号
欢迎发布新闻稿(企业新闻、新产品、招商代理、促销信息、技术文章等),投稿邮箱:1248693466@qq.com
中国涂附磨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点击查看)